笔趣阁 > 神级透视 > 第七百七十章 卷土重来

第七百七十章 卷土重来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神级透视最新章节!

    第七百七十章 卷土重来

    看着纳兰灭天落败,这一刻,四周震撼了,空气中传来的那股子压抑气息,使得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目光死死的落在神秘风衣男子和纳兰灭天的身上,四周,鸦雀无声!

    曾经华夏的第一天才,竟然败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手上,只怕这条消息传出去后,整个华夏大地都会震惊沸腾,毕竟,纳兰灭天这四个字,就代表了华夏青年天才的鼎峰,然而今天,他败了!

    正所谓,站的越高,摔的越重,纳兰灭天在华夏站的太高了,今天这一败,那种轰动和后果………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不过,从今天起,华夏再次多了一个天才,虽然暂时还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是何种身份,但总有曝光的一天。

    而且,此人想踩下纳兰灭天和叶寒,不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名头名震华夏吗?

    “灭天,走,回燕京。”

    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此刻脸上那种不甘和疯狂之色,皇甫奇天淡淡的说了一声,声音悠悠的传开。

    “师父……”纳兰灭天的脸上透着疯狂。

    走?他怎能走?就这样走了,他纳兰灭天这四个字,将会烙上耻辱二字,他这华夏第一天才的名头也会被人夺取。

    “天意如此!”

    皇甫奇天叹息一声,随后,他直接一把抓起神色不甘纳兰灭天朝着山谷外面的方向掠去,楚璇玑跟随在后,这一次,出现了一个异类,一个让皇甫奇天都不得不谨慎对待的异类,使得他想要灭掉陈家的想法就此落空,继续下去,有这个异类存在,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旦招惹到了那个地方的人,那种后果就算他皇甫奇天也承受不起!

    见到皇甫奇天都走了,北冥长弓等人哪里还敢继续待下去,他们原本就是来搅局的,如果有机会他们还想把叶寒给干掉,但是叶寒这一方早就有了准备,如果不是皇甫奇天出现,他们今天只怕就凶多吉少了,现在不走,那就真的是嫌命长了。

    “哼,叶寒,你的性命先寄存在你的肩膀上,我下一次再来取。”此刻,风衣男子那如电般的冷眸看了叶寒一眼,袖手一挥,朝着虚空而且,鸠空智同样赶紧跟上。

    “站住!”

    叶寒神色一冷,直接掠上虚空,不管是鸠空智,还是那风衣男子,他都不想让这两人活着离开,因为那风衣男子的身份,叶寒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两人都不能留下。

    然而,就在叶寒有动作的时候,狂人在虚空一步跨出,挡住了叶寒的去路。

    “老头,你干什么?让开!”叶寒的剑眉一皱,盯着狂人。

    “兔崽子,不能追。”狂人摇了摇头,那风衣男子来自那个地方,世俗界,没有人可以得罪他,更不要说把他留下来了,如果要留下他,狂人早就动手了,他岂会留下一个后患无穷的天才让叶寒以后去面对.

    闻言,叶寒的神色一冷,不能追?为何不能追?

    “叶寒,你父亲说得很对,不能追。”王帝储这时也来到了叶寒的身旁,目光看着风衣男子和鸠空智离去的方向。

    听到这话,叶寒深呼了一口气,道;“为何不能追?你们可知道他是谁?”

    “不管他是谁,你都不能追,不然,别说老子,就算是萧老道也保不住你。”狂人苦笑了一声,这世上能让他忌惮的事情,忌惮的人不多,但偏偏对于那个地方的人,他姬狂人没有嚣张的资格。

    ………

    一场原本想象中的大战就此中断,那个神秘的风衣男子成为了这一战的焦点,而也是因为他,这一战被迫停止,他的风头,从打败纳兰灭天那一刻起,已经超越了华夏顶尖天才,纳兰灭天不如他,叶寒,只怕也不如他!

    来到陈家的宾客都离开了,在陈家的大堂里面,所有人都坐在一堂,唯独叶寒独自一人站在门口望着天空,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冷漠,那个人,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当初,他可是把那个人的一双腿都打断了,而且还废了他的丹田,且就算他遇上了医术高明的神医医好了他的腿,也不可能让他重新获得实力。

    丹田破碎,这代表着一辈子都只能做一个废人,不可能再重新练武。

    更让叶寒不可思议的是,那人的实力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强悍到了这种地步!这一切,都太违反常理了,到底是什么才让他如今有了这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九阳之力出现,狂人,难道圣地昆仑的人准备入世了吗?”王帝储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思索之色,九阳之力,这在华夏大地,唯有圣地昆仑山的人才能修炼,而刚才那人的身体里面就有着这种让人畏惧的力量。

    “不知道,圣地昆仑的人向来不会离开昆仑山,而这人身怀九阳之力,却偏偏出现在了世俗,难道那让人敬仰的人也坐不住了吗?”狂人的脸上少有的凝重了起来,因为这里面事关到他的儿子,他不得不谨慎对待。

    陈老天爷、鬼爷、黄万斤以及赵横天的眉头也是皱起,显然他们知道狂人和王帝储说的是什么地方。

    不过,冷无非等人却是没有听说过吗,圣地昆仑,这貌似是一个让人很敬畏的地方。

    “各位,难道你们知道刚才那人的身份?”冷无非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王帝储说道;“他的真实身份我们不清楚,但是他和圣地昆仑有关绝对没错。”

    “貌似这家伙以前和兔崽子结缘很深啊!”狂人的目光看向了站在大门口仰望着天空的叶寒,其他人的目光也朝着叶寒看了过去,刚才那风衣男子到底是何人?

    叶寒背对着所有人淡淡的说道;“当然很深,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不要说,我断他双腿,废他丹田,眼下他卷土重来,这种仇怨永远都无法化解。”

    “难道他是?”冷无非豁然站了起来,陈家兄弟以及傻奔和林七两人也同时想到了一个人。

    “不错,他就是慕容天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