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透视 > 第四百八十一章 鬼仆和第二义子的来意

第四百八十一章 鬼仆和第二义子的来意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神级透视最新章节!

    第四百八十一章 鬼仆和第二义子的来意

    看着鬼仆和第二义子如同两尊门神一样站在楼房外面,叶寒扫了一眼楼房周围之后,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走过去说道;“没想到两位的雅兴这么好,竟然一同出来散步赏月,如此高雅的情操让在下佩服。”

    赏月?

    鬼仆和第二义子同时抬头看了看夜空,今天晚上连星星都没有,哪里来的月亮,这家伙胡扯的本事比他的嘴皮子还要厉害。

    “叶寒,来到了你这里,难道你不请我们二人进去坐一坐?”鬼仆看着叶寒淡淡的说道。

    叶寒笑道;“两位有这种兴趣,我自然不会拒绝,请吧。”

    随后,叶寒把鬼仆和第二义子请进了楼房里面,三人各自坐在一个方位,目光平静的打量着对方,见到鬼仆和第二义子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叶寒只能开口道;“不知道两位这么晚了还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事的话,长夜漫漫,我可要去温柔乡里躺着了。”

    听到叶寒这话,坐在他旁边的无影脸色一红,恨不得把叶寒那张脸给来上一拳。

    鬼仆说道;“叶寒,我知道你对塔多将军手上那件东西也感兴趣,所以,我们一起合作如何?如果我们三家联合在一起,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扳倒塔多将军,逼迫他交出那件东西。”

    闻言,叶寒笑道;“难道以两位的实力还不能做到这一点吗?为何要叫上我?”

    第二义子冷哼一声,说道;“叶寒,叫上你自然是想把你一起拉进来,眼下山本武夫和几个军阀厮杀的不可开交,脱不开手来,我们应该趁此机会从塔多将军的手上把那一件东西抢过来,这个家伙太贪了,只能以极端的手段来夺取。”

    “樊无溪说的不错,叶寒,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们联合?”鬼仆的目光看着叶寒,那只黑铁面具没有遮住的眼睛当中有着一个阴冷的邪气在释放出来。

    叶寒听到这话,他笑着说道;“拉我入伙是假,两位忌惮我才是真吧?如果你们两人在前面对付塔多将军,而我在后面阴你们一把的话,你们的处境将会变得十分不利,不知道我说的可对?”

    “确实如此,叶寒,你实在让人太忌惮了,所以,必须把你和我们绑在一起。”第二义子眯着眼睛看着叶寒说道,叶寒的手段,在塔多将军府邸的时候他们就见识过了,他们之所以还没有对塔多将军动手,也是因为忌惮叶寒,所以,他们才不得不来找叶寒,把叶寒和他们绑在一辆车上。

    叶寒笑道;“据我所知,北方的东北猛虎和神鹰虽然算不得是死对头,但是因为纳兰灭天的关系,你们之间至少应该是敌人吧,现在把利益捆绑在一块,难道就不怕这条船给翻了?”

    “叶寒,这和你没关系,现在我们只想要你一句话,这件事情你做不做?”鬼仆淡漠的问道。叶寒淡淡的笑道;“都不给我考虑的时间,看来两位对那件东西是一点眉目都没有啊,所以,才想用这么极端的方法去对付塔多将军。”

    鬼仆和第二义子显得有些沉默,他们确实对那件东西没有眉目,塔多将军的府邸他们已经光顾了好几篇都没有找到。

    “可惜啊,我这人不喜欢和其他人合作,所以,要让你们失望了。”

    叶寒这句话,直接使得鬼仆和第二义子的眼神瞬间变得冷锐了起来,叶寒不答应,那么,他们也要对叶寒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了,留叶寒一个人在后面看着他们和塔多将军去斗,实在太危险,说不定关键时候,叶寒就会在身后十分阴险的捅他们一刀,让他们也和此刻的山本武夫一样。

    “叶寒,你知道今晚为什么是我二人一同前来找你吗?”鬼仆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邪气森然的笑意,第二义子的脸色在此刻也泛起了阵阵冷芒,眼中凶光慢慢浮现。

    见到这里,叶寒的眼睛直接眯了起来,难道这两个家伙还想对他下手吗?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眼下,山本武夫这强劲对手已经被牵制住,鬼仆和第二义子又走到了一块,明面上,他们就只剩下叶寒这个对手了,叶寒要是答应和他们联合在一起,相互之间因为利益还可以互相牵制,但是,叶寒如果选择不加入,那么,就必须把叶寒给除掉了,留叶寒在身后太危险!

    此刻,连无影都感觉到鬼仆和第二义子脸上的杀机了,她的眉头一皱,不知不觉的靠近了叶寒一点。

    “看来今晚来找我,你们已经做足了准备啊!”叶寒眯着眼睛看着鬼仆和第二义子。

    “对付你,没有准备怎么行?”第二义子淡漠的回应道。

    闻言,叶寒笑道;“那么,我想知道加入你们如果得到了那件东西该怎么分?要知道,大家对那件东西可都十分渴求,总不能是我们三家共同拥有吧?”

    鬼仆说道;“叶寒,你说的这是以后的事情,眼下我们必须把那件东西从塔多将军的手里面夺过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啊!我还是不能加入你们。”叶寒说道;“其实你们根本没必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戒心,你们争夺的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我都不清楚,我来金三角是来杀塔多的,而不是为了你们口中那件东西而来,对于我来说,杀了塔多比什么事情都重要。”

    “哼,叶寒,你说这话,你认为我们会相信吗?”第二义子冷哼了一声。

    “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叶寒耸耸肩说道;“不过,为了表示诚意,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个线索,不知道二位想不想听一听?”

    “什么线索?”鬼仆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叶寒,像是要从叶寒的脸上看出他这话是真是假。

    叶寒说道;“想必塔多将军的府邸你们已经去过了,但是你们一无所获,不过除了塔多将军的府邸之外,他的军营了,不知道二位有没有去光顾一下?”

    军营?

    听到叶寒这话后,鬼仆和第二义子的眉头一皱,塔多将军的军营戒备森严,虽然他们可以进去查看,但是能查到的范围太小了,根本不能在里面自由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