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透视 > 第六十二章 两个和尚

第六十二章 两个和尚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神级透视最新章节!

    第六十二章 两个和尚

    “靠,他娘的,牛什么牛?昆桑老弟,刚才那群家伙是谁啊?”唐海斌看着阮鸿那群人的背影,不屑的撇撇嘴。

    昆桑说道;“刚才那人是阮家的接班人,他身边的老人有点来头,是东南亚七大赌王之一,一身赌术十分了得,虽然东南亚七大赌王没有排名,不过传闻这荣凡胜的赌术可以排进前四。”

    “靠,不就是个有点钱的二世祖和一个会点赌术的老头吗?”

    昆桑说道;“这阮鸿虽然不才,但荣凡胜不容忽视,我昆家的未来说不定都要栽到此人的手里了。”

    周允儿心思敏捷,她听见这话朝着昆桑问道;“昆桑大哥,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四大家族之一昆家的接班人吧?”

    这一点叶寒也猜出来了,但是他没有问。

    昆桑点了点头,歉意的说道;“抱歉,我昆桑没有要瞒你们的意思,只是想以普通人的身份交你们这群朋友,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叶寒拍了拍昆桑的肩膀,说道;“昆桑大哥无需抱歉,不过听那阮鸿的口气你们昆家貌似遇到一些麻烦了?而且据我所知你们闫、阮、昆、巴四大家族一直以来同气连枝,抵制外部势力,为何会和这阮家的人关系闹的这么僵?”

    所有人都在看着昆桑,他们对此都挺好奇的。

    昆桑给叶寒和唐大少一人发了一根烟,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儿,说道;“其实你们想的不错,我们四大家族建立开始就一起定下祖制,不联合外部势力,四家共同发展进退,这也是为了平衡我们四家的实力,如果有人联合外部势力,那么,四家的实力势必会被打破,失去平衡,到最后可能还会导致一家独大。”

    “这么说来,阮家已经打破了这个祖制,开始联合外部势力了。”

    “不止阮家,巴家同样如此。”昆桑说道;“阮家联合了宁氏珠宝,对我阮家控制的原石矿脉虎视眈眈,巴家联合了柳氏珠宝,他们同样想要进来分一杯羹,近几年来,在这两家的打压下,我们昆家虽然挺了过来,但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叶寒沉吟了下,问道;“刚才那个荣凡胜难道也是因此而来?”

    “哼,那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势利小人,谁给他钱,他就给谁办事。”昆桑说道;“我四大家族控制着云南地区所有的原石矿脉,但经过几代人的开采,原石矿脉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继续下去,迟早有开采完的那一天,所以阮家和巴家才会盯上我昆家的原石矿脉,不过他们强夺不了,就采取赌局的方式来解决这场纷争,所以这东南亚七大赌王之一的荣凡胜才会出现在这里。”

    “靠,我说昆桑老弟,赌个毛啊,继续跟他们对着干呗。”唐海斌咋咋呼呼的说了一声。

    听见这话,昆桑苦笑道;“我刚才已经说了,和这阮家、巴家斗了这几年我们昆家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耗费太大了,其实用赌局的方式来解决这场纷争最好,但是想法和现实差距太大了。”

    “难道这里面还有其他因素?”

    昆桑点点头,旋即恨声道;“这段时间我们昆家已经走访了亚洲的赌术高手,但是这些人基本上都被阮家和巴家的人收买了,根本不会为我们阮家出手。”

    “靠,这么说来你们昆家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了。”唐海斌在一旁嘀咕了声,叶寒瞪了这家伙一眼,然后看着昆桑说道;“昆桑大哥,剩下的闫家了,他们难道没有卷进这场纷争当中?”

    闻言,昆桑道;“闫家一直以来处于中立位置,不过我总感觉这群龟孙子没安啥好心,一定是想坐山观虎斗,而且我一直觉得闫家的背后有神秘势力存在。”

    听完这话,叶寒算是明白了,来到腾冲,不仅仅各大珠宝商会将这里搅成一趟浑水,四大家族同样是暗潮涌动,争斗不休,到最后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没人可以预料,不过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眼下腾冲的局势,风雨欲来,只怕是要大乱了!

    “呵呵,好了,不说这些影响心情的话了,咱们是来玩的,走吧,我带你们参观一下我们这里的真佛。”昆桑拍了拍叶寒的肩膀,两人勾肩搭背的朝前走去,心态方面,这一点昆桑无疑做的很好。

    卧佛寺很大,分为前院和后院,来到这里的香客基本上都只能在前院参观,朝拜大殿内的诸佛,后院是不允许生人进出的,卧佛寺供奉的同样是释迦摩尼,除了这尊主佛像之外,偏殿之中还有十八罗汉等等诸佛。

    在卧佛寺逛了差不多接近一个小时,叶寒他们才将前院逛完,不过就在叶寒他们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个小和尚到了叶寒的身前,小和尚面向平凡,不过叶寒发现他步伐稳健,呼吸均匀,一定是修炼了佛门功夫,而且这小和尚的境界,叶寒竟然看不透。

    小和尚来到叶寒身前,道了声阿弥陀佛!

    叶寒有些奇怪的问道;“小师傅,请问有事吗?”

    “还能有啥事,这小和尚我们谁都不找,偏偏找你,肯定是看上你了呗。”唐大少在一旁咧着嘴笑道。

    叶寒直接给了这家伙一脚,没有理他,这时,只见那小和尚双手合十,道;“这位施主,我师父说你与我佛有缘,身怀异象,可否随我前去后院一坐?接一桩善缘。”

    “后院!”叶寒还没有回答,听到这话的昆桑眼睛亮了,卧佛寺的后院那可是腾冲许多达官贵人想去都不能去的地方,那里面住着真正的高人。

    叶寒问道;“小师傅,敢问我和你师父认识吗?”

    “未曾见过。”

    “那不知大师找我何事?”

    “一切皆是缘,只因施主为缘而来,我师父还说了,施主去了,必定不会失望。”

    听见这话,叶寒心里更加好奇了,这小和尚口中的老和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想了想,叶寒对着昆桑说道;“昆桑大哥,要不你们先等我一会儿,我去一去就来。”

    “嘿嘿,去卧佛寺后院可是许多人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叶寒老弟,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昆桑笑道。叶寒点了点头,随后给周允儿一个放心的眼神,便是跟着那小和尚朝着卧佛寺后院走去。

    相比较起来,卧佛寺的后院比前院更加破旧,处处透着一股子沧桑般的气息,仿佛是经历了无数的风霜岁月,在那小和尚的带领下,叶寒来到卧佛寺后院的一处茅草屋前方,来到这里后,那小和尚就离开了。

    此刻,在那草屋外面有一大一小两个蒲团,在这两个蒲团之上坐着一大一小两个和尚,不过叶寒发现这老和尚竟然是刚才那挑着水还脚步如飞的人,至于那小和尚,大约十岁的样子,长得粉嫩粉嫩的,十分可爱,有点像个陶瓷娃娃,惹人怜爱。

    这时,在叶寒观察这一大一小两个和尚的时候,那小和尚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叶寒裂开嘴角一笑,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