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 第四章 三位真人

第四章 三位真人

作者:风御九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最新章节!

    姬东阳让开之后,矮胖道人移步上前,先前冲姬东阳稽首道谢,转身面对候选众人,拂尘垂肘,撇嘴笑道,“福生无量天尊,贫道福元子,俗家姓李,与诸位少年才俊相见于云阳,幸甚,幸甚。”

    言罢,又指那高瘦道人,“这位是贫道的二师弟律元子,俗家姓高,二师弟不苟言笑,诸位唤他,吐字可要清楚些。”

    此言一出,台下众人多有莞尔,出于礼数敬畏,亦不敢放肆发笑。

    福元子又指那美貌道姑,“这位是贫道的小师妹灵元子,俗家姓周,此番我们三人受盟主遣派,前来云阳遴选樟材,传道授法,深感责任之重大,唯恐辜负重托,来时的路上我们一直在推敲商议,如何挑选才得公允公正,实不相瞒,直到此时我们三人也不曾统一意见,只得各凭心意,指点挑选,如此一来也就难求公平公正,入选的不可自鸣得意,落选的也无需自轻菲薄,入选乃是天意,落选亦是缘法。”

    福元子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又道,“此番甄选不同于比武教技,不分武功高下,不比修为高低,只鉴真实心性,我们有几个问题要问诸位,诸位无需紧张,亦不需深思熟虑,应答选择但问本心。”

    “我是师兄,就由我先发问,”福元子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听好了,左为二八妙龄,右为垂暮老妪,同时遇险,只能搭救一人,诸位如何决断?且分左右,以明立场。”

    听得福元子言语,台下众人好生意外,尽皆愕然,谁也不曾想到这么严肃的场合福元子会问出这么不严肃的问题,这可怎么选?

    福元子并不给众人太多的思考时间,微笑抬手,前指定界,“此为中线,救妙龄女子者居左,救垂暮老妪者居右。”

    言罢,抬起右手,“五。”

    眼见他竟然开始倒数计时,众人急了,顾不得气度体面,急行穿插,左右站位。

    福元子没有数完,只数到三众人就已经选边站定,左右各半,人数大致相当。

    姬仇选择了站到左边,姬浩然则站到了右边,选定之后心中不安,便看向自己的父亲,见姬东阳皱眉瞅他,急忙横跨三步,改换左侧。

    福元子笑道,“不管诸位如何选择,都有各自的道理,刚才我也有言在先,此番甄选并不追求公平,也无有对错,只看诸位的对答选择是否合乎我们的心意,若是此事让贫道遇上,贫道会搭救那位年轻女子。”

    此言一出,喧哗一片。

    姬东阳沉声喝止,“肃静。”

    待众人停止喧哗,福元子正色说道,“乾坤阴阳,善恶得失,交相混杂,共存同生,我们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兼具利弊,难能尽收尽得,唯有两利相衡取其重,两害相权择其轻,朝霞与垂暮孰轻孰重诸位心知肚明,为何舍大求小?为何舍重求轻?”

    福元子言罢,无人接话,但居右之人脸上多有质疑不忿。

    “可是担心不被世人理解,进而招致误解和诋毁?”福元子笑问。

    福元子笑着环视众人,视线所及,众人尽皆低头。

    福元子又道,“修士参天悟道,明窥阴阳,不但修为武学远超世人,智慧见解也会高于世人,我等行事不求得到世人的理解和感激,但求心底无私,庇护世人周全。”

    落选之人原本心中多有怨气腹诽,听得福元子言语,怨气腹诽变成了惋惜后悔,福元子的这番话虽然语气并不严厉,却直指问题所在,他们之所以选择营救老人的确是担心救了妙龄女子会招致世人的误解和嘲讽,无端的背上了贪霪好色的骂名。

    正如福元子所说,修士的见识理应高于普通人,灵气修为越高,心智也就越明睿,行事应该以对人族有利为准则,而不是以世人能够理解领情为准则。

    见落选之人脸上多有沮丧气恼,姬东阳高声训诫,“李真人所言极是,尔等练气习武乃是为了抵御妖邪,锄强扶弱,而不是为了沽名钓誉,自诩清高。”

    姬东阳的这番话可比福元子尖锐多了,落选众人闻言,越发气恼后悔。

    姬东阳摆了摆手,落选之人沮丧退走,一念之差与镇魂盟失之交臂,也与旷世绝学无缘。

    退下的沮丧气恼,留下的如履薄冰,看似普通的问题实则暗藏深意,窥察心性,拷问灵魂。

    福元子看了律元子一眼,后者会意,迈步上前,肃然环视。

    且不管福元子的问题是不是尖锐,至少福元子的长相和态度很是和善,律元子本来长的就凶,表情还非常严肃,耷拉个大驴脸,台下众人本就忐忑紧张,见他这幅嘴脸,越发战战兢兢。

    律元子无有废话,直涉正题,“都听仔细了,且问,临阵对敌,刀剑和箭矢你们作何选择?”

    “选刀剑为兵器者居左,选箭矢者居右。”福元子补充。

    听得二人言语,场中众人面面相觑,律元子的这个问题肯定是有所指的,但众人一时之间皆想不出这个问题背后隐藏着什么。

    好在律元子并没有像福元子那般倒数催促,众人得到些许时间进行斟酌推敲。

    姬仇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刀剑和弓弩最大的不同是前者适合近战而后者适合遥攻,近战者具备的是无畏的勇气,而遥攻追求的是时机的掌握,更倾向于智取,天知道律元子会欣赏哪一种打法。

    正犯愁,福元子开始代为倒数,众人无奈,只能仓促选择,姬浩然一直在看着姬东阳,但姬东阳并没有给予暗示,无奈之下只得眼一闭,心一横,站到了左侧。

    最后关头,姬仇突然福至心灵,站到了左侧,与姬浩然的胡蒙不同,他选择站在左边是有原因的,而且他确信自己选择是正确的,律元子的这个问题考验的并不是勇气,也不是心智,而是是否细心。

    倒数完成,候选众人左右双分,人数仍然大致相当。

    “没有弓弩,要箭矢何用?”律元子公布正确答案。

    此言一出,居右众人无不气堵憋闷,谁会想到不苟言笑的律元子竟然会剑走偏锋,自问答之中挖坑设伏。

    律元子说出了问题的所在就转身退走,不再做多余解释,反倒是矮胖的福元子出言打了圆场,“天诛凶戾诡诈,阴邪善变,非谨慎缜密不足防范应对,心不细则虑事不周,纵有旷世之勇,经纬之谋亦难成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