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 第二章 可怜女子

第二章 可怜女子

作者:风御九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最新章节!

    山贼打家劫舍,见惯了血腥,哪会忌惮留情,两个山贼到得近前,一左一右,挥刀就砍。

    姬浩然并不出剑,反背双手,挪移闪躲,与此同时还不忘出言训诫,“迷途知返,善莫大焉,这世间无有不能赎的罪,也没有不可救的人……”

    他修为平平,便是全神防范也难得滴水不漏,一说话一分神,很快露出了破绽,其中一个山贼趁机挥砍,倒是不曾砍中他的胳膊,却割开了他的衣袖。

    姬浩然吓出了一声冷汗,顾不得再装从容,拔了长剑出手,格挡攻防,“我屡屡相让,已然仁至义尽,你们竟然如此不知好歹,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姬浩然虽然修为平平,对付两个山贼还是可以的,见他会武功,两位遇险女子萌生希望,关切呼喊,“公子,小心啊。”

    那两位女子颇有姿色,两声公子喊的姬浩然飘飘然,攻防之间不求取胜伤敌,只求举手投足之间飘逸潇洒,几个回合下来又被山贼抓到破绽,屁股上挨了一刀,虽不曾伤筋动骨,却也破皮流血。

    姬浩然恼羞成怒,再也顾不得姿势是否好看,挥舞长剑奋力抢攻,山贼都不精通武艺,出招也不成章法,没过多久其中一个山贼就因为躲闪不及而被姬浩然斩于剑下。

    眼见同伙被杀,另外一人吓的面色大变,姬浩然本可以趁机抢攻把那贼人也杀了,但紧要关头他的**病又犯了,不曾抢攻却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唉,何必呢,你们何必逼我呢。”

    临阵对敌,分秒必争,哪有时间供他端拿造作,络腮胡子一声令下,余下五人尽数冲了过来,与那侥幸得活的山贼一同围攻姬浩然。

    都说双拳难敌四手,此言不虚,寻常人等四手都招架不过来,更何况十二手,到得这时姬浩然也不敢托大,长剑翻舞,全力应对。

    还有一句俗话叫乱拳打死老师父,此时姬浩然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这些山贼不但没有灵气修为,连武功招式也全然不懂,围攻之时胡砍乱剁,全然不守章法,搞的姬浩然眼花缭乱,疲于应付。

    眼瞅着姬浩然要吃亏,姬仇急切非常,他不但是姬浩然的远亲,还是他的跟班儿兼护卫,兼陪读还兼厨子,说白了就是什么都兼,危急关头自不会眼瞅着姬浩然吃亏,抓着菜刀锅铲就冲了过去,左右开弓,又打又叫。

    山贼倒是不怕他左手的锅铲,却忌惮他右手的菜刀,心生忌惮,暂时退下。

    “你来作甚?区区几个毛贼能耐我何?”姬浩然皱眉埋怨。

    “叔儿,你已经挫了他们的锐气,剩下的交给我吧,我来冲杀,你来掠阵。”姬仇高声呼喊。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姬浩然喜欢姬仇,去哪儿都要带着他是有原因的,姬仇的这番话保全了他的面子,“他们虽是强弩之末,你也不他们对手,还是我来吧。”

    “要不一起来吧,”姬仇说道,“你看那两个女子袒胸露背的多可怜哪,赶紧打杀了强盗,救下她们。”

    “言之有理,我为主驷,你旁驸……”

    不等姬浩然说完,一干山贼便冲了过来,二人全神贯注,协同作战。

    驷马是指带头的马,驸马是指跟在驷马后面的马,此时姬浩然充当的就是驷马的角色,但他的作用并不大,只是用长剑敌住了其中一人,余下五人都得姬仇应付。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打架打的就是个勇气,谁勇敢,谁不怕死,谁就占上风,姬仇就是这种,眼珠子瞪的老大,大吼大叫,锅铲戳拍,菜刀砍剁,眼见他要玩命儿,山贼心生惧意,被他砍翻一人之后,余下众人开始后退躲闪。

    对手退后,姬浩然一个漂亮的收剑式停止了进攻,但姬仇不管那些,自地上捡起一把长刀替下锅铲,手持双刀,叫嚷追砍,杀得山贼溃不成军。

    气势一馁,斗志全无,虽然只有他一人,却把几个山贼追的狼狈退避,其中一人脚下不稳,摔倒在地,姬仇趁机上前,挥刀把他也砍杀了。

    杀人总会见血,贼人伤处喷出的鲜血溅了姬仇满头满脸,恐怖瘆人,再加上他大呼小叫,颇有声势,一干山贼心存忌惮,不愿与之拼命,那为首的络腮胡子背了抢来的包袱细软,撇下那两个女子,与贼人一同退入林中。

    便是他们退入林中,姬仇也不曾就此罢手,冲进树林,穷追不舍,山贼见势不好,只得分头逃跑,姬仇选了其中一人,追出百十丈,扔出长刀伤了他的腿脚,再追上前去,用菜刀砍了两刀。

    这两刀都没有伤及要害,贼人倒地翻滚,惊呼惨叫。

    姬仇也没有再补刀,留他在那里呼喊求救,拎着菜刀寻路而回。

    待得回到原处,姬浩然正在安抚那两名年轻女子,“逝者已矣,二人姑娘莫要伤心太过,锄强扶弱乃练气之人本分,二人既然无处栖身,不如随我往云阳城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