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恶毒女配怎么办?! > 第636章 气死他了

第636章 气死他了

作者:故心如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穿成恶毒女配怎么办?!最新章节!

    第636章 气死他了

    听到李言让自己走,许繁差点没气晕过去,他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向她确认道:“你说什么,让我走?”

    李言一边转回地上去扶栗昱怀一边头也不回的答道:“是,我让你走。”

    许繁重重的喘出一口气,两步跨过去拽住李言就往自己的车子拖,“你跟我回去!”

    “你干吗?快放开我!栗昱怀他受伤了,我得送人家去医院……”李言坚决不肯,但她的力气扭不过许繁,被硬拖到了车子旁,鞋底在马路上留下两道划痕。

    许繁拉开副驾车门,一边把李言往车子里塞一边怒道:“他死在路边都与你无干!”

    “你这人怎么这样?放开我,听到没有,快放开我……”李言拼劲反抗,手把着车门愣是不松手。

    许繁气得头顶直冒烟,他黑着脸一只手把人往车子里面推,另一只手就去剥李言把在车门上的手。

    栗昱怀眼看着李言胳膊扭不过大腿,马上就要被关进车里,他艰难的站起来,极为体贴的冲她说道:“李妍,你先跟他回去,别为了我跟他起争执,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许繁终于把李言整个人推进车里,他嘭的一声关上车门,打上反锁,转过身,眼神冷冽阴沉的看向栗昱怀。

    “我警告你,离我老婆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栗昱怀得意的笑道:“我跟李妍认识这么多年,又曾是男女朋友,你凭什么让我离她远一点?就凭你是她老公?可惜她根本不记得你!你知道刚才在酒吧,她跟我一起跳舞有多开心吗?”

    许繁手心一紧,看向栗昱怀的视线简直能凝水成冰,“我不管你为什么目的接近李妍,最好现在就给我放弃。栗昱怀,现在不是以前了!”说完,许繁坐进车里,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栗昱怀看着车子消失在夜色中,铁青着脸色走过去拉开自己的车门坐了上去。

    许繁看李言扭着身子,把脸整个贴在玻璃上使劲的往后看,气得简直要咬碎银牙,他放在方向盘的上手,恨恨的拍了拍。

    “别看了,也不怕把眼珠子看出来!”

    李言转过头,气呼呼的瞪着他,“你知不知道栗昱怀受伤了,就这么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

    许繁冷嗤一声,“祸害遗千年。”

    李言不愤道:“他哪里祸害了?你这样说人家,是跟人家什么仇什么怨?”

    这话问的好,他跟栗昱怀什么仇什么怨?还不都是因你而起!

    李言被安全带绑着,她扭来扭去的解了半天还是没有解开,气得哐当一下踢了车子一脚。

    “这什么破安全带,解都解不开!”

    许繁冷眼瞅她,“小心把安全气囊踢出来。”

    闻言,李言不敢再冲车子作妖,转而扭过头看向窗外。

    接下来,一路无话,直达家里。

    见车子停住,李言作势推门,结果推了好几下车门都没有反应,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向许繁,软绵绵的说道:“你干吗?把门打开呀!”

    许繁没有动作,而是漆黑的眼珠静静的看着她,李言被他看得汗毛直竖,咬着唇怯怯的问道:“你、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许繁声音不辨情绪的问道:“你是不是跟栗昱怀喝酒了?”

    李言乖乖的点点头,“啊,喝了两杯Jungle Juice……其实也不能算两杯,加起来大概也就一杯的样子。”

    听到Jungle Juice,许繁眼皮一跳,磨着牙说道:“你竟然跟他喝Jungle Juice!”

    “不能喝吗?这是小梦给我点的。”

    “小梦?小梦是谁?”

    “小梦是我朋友,她以前就认识我的朋友。”李言明显有些醉上心头,她之前因为担惊受怕必须要保持清明,这会应该是看到熟悉的地方觉得安心了,醉意又渐渐涌了上来。

    “你还跟栗昱怀跳舞了?”

    李言眼神迷离的如实答道:“嗯,他跳舞跳的真好,好多人都为他叫好咧!”

    听到李言一脸陶醉的夸奖栗昱怀,许繁气得额角青筋直蹦,这女人是想气死她是吧?

    不行了,不问了,感觉再问下去,会被气炸去!

    许繁扭过头,看着前面平息良久,这才将心里窜起老高的怒火压了下去。

    解开车锁,推门下车,许繁走了几步发现李言没有下来,心道:不是解锁了吗,怎么还不下来?于是绕过车头走到副驾抬手拉开车门。

    哪知车门一开,李言的身体也跟着栽了出来,许繁脸色一惊,赶紧眼疾手快的抱住她,这才没让人一头栽倒在地。

    “阿妍,你怎么了?”

    “我好晕……”

    许繁恶狠狠的想,干脆就这样把她扔在地上算了!可看她晕红着脸,闭着眼睛揪着他的衣服拿脸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又怎么样也狠不下心,抿着嘴角半晌,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是喝醉了,Jungle Juice里的配酒全部都是高酒精,两杯下去不醉才怪!”

    李言软塌塌的被许繁从车里抱出来,听到他说Jungle Juice含高酒精,嘟嘟囔囔的说道:“才不是,明明只有一点点酒味。”

    “一点点酒味,不代表不含酒精。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你都在栗昱怀手上吃过几次亏了,怎么还是学不乖?”许繁把李言从车里抱进别墅,然后再抱到楼上。

    李言晕晕乎乎,“吃亏,什么吃亏?”

    许繁恨恨道:“我真想看看,你日后找回记忆时,再想起现在的事情,不知道会是何感想?”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是吧,明天我再让人慢慢懂!”踢开卧室门,许繁把晕乎乎的李言住床上一扔,狠狠的喘了几口气,“李妍,我真他妈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另一边,栗昱怀也回到了家里。

    宁梦雅看到他脸上的伤痕,眼神关切的说道:“不是说好了是假打吗?怎么还是把你的脸弄伤了?”

    栗昱怀摸着肿起的嘴角嘶了一声,“我们后来碰到许繁了。”

    “他怎么会出现?这、这难道是他打的?”

    “除了他还有谁!行了,不说他的,接下来你继续保持跟李妍的关系,别让她起疑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