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王爆宠,重生毒妃很嚣张 > 第1010章 难道是为了你

第1010章 难道是为了你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魔王爆宠,重生毒妃很嚣张最新章节!

    第1010章 难道是为了你

    新月摇头:“这倒没有。她应该也就是再找能量的存在。不过那个老婆子很邪门。”

    “如何说?”景昇坐直了身体。

    新月看向了晚儿:“不知道你对密卫了解多少?”

    晚儿摇了摇头:“知道的并不多。我之前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密卫暗中培养的人。只是偶尔听到别人给我说了一些密卫的事情。我知道的也就是,密卫是炎族一个秘密的组织。到底有哪些人,这些人又在什么地方,好似只有操控这个组织的人知道。我估计如今也只有大姑娘才清楚这些吧。”

    晚儿倒也没有可以隐瞒什么,她确实知道的不多。现在想想,对于密卫,老嬷嬷是有刻意隐瞒的成分在的。不知道老嬷嬷属不属于密卫?如今看来也许不是,不然的话,密卫不会最后完全不顾她,给了她们姐妹俩有靠近她的机会。

    还有就是花嬷嬷应该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她们俩姐妹。她应该也是觉得那个老嬷嬷是个无足轻重的人,不然的话,早就会阻止她们接近老嬷嬷了。

    晚儿仔细回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知道的,也就这样了。”

    新月倒也没有怀疑:“是,倒也正常,你确实不可能知道再多关于密卫的事情了。除非你和你妹妹都通过了密卫的考核,正式成为了密卫组织中的人。即便如此,你也只能知道你们那条线的事情。密卫分为三类。第一类就是各种钉子,隐藏在各个敌人中。比如三姑娘身边,我估计其他那些公子和姑娘身边也都有。还有一类就是护卫,这些人都在大姑娘身边,而第三类,也是最重要的一类。我听说,这一类相当于巫族。因为这一类人学的东西都很邪门。我之前只是听说,如今见到那个老太婆,我第一次身上都在起鸡皮疙瘩。这也是为何我没有靠近她,只是在很远的地方观察她的行动。怎么说呢,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让我觉得害怕的人。看到她,我就有一种我在看死神的感觉。”

    说到这里,新月还咽了咽口水。

    那种恐惧感无法言语,他是真的害怕这人。

    新月的描述让所有人心中都是一个激灵。竟然还有这么可怕的人吗?

    景昇问道:“那这一类人多吗?”

    新月摇头:“极少。因为她们所会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学的。而且据说这一类人是完全独立于密卫的。恐怕就是大姑娘自己都不太清楚密卫中有多少这一类人。到底都在什么地方,她们都是独立听从这条线的首领的,我猜测那个老太婆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首领。”

    “那你可知道这一类密卫会些什么?”晚儿忍了又忍,还是问出口来。

    新月想了想:“具体会什么我不还真不知道。只知道这一类的密卫也是分的很精细的,有的是咒术,有的是医术,反正学的东西都很杂。”

    医术二字说出口,晚儿的眼神微微有些变化,但是很快也将神情都收了起来。晚儿看了一眼景昇,就看到景昇也在看她。

    两个人都想到了那个老嬷嬷,即会医术又会毒术,而且还知道那么多关于炎族的秘密,怎么想都觉得这个老嬷嬷很有可能也是密卫这一类的人。

    只是这样的人最后怎么会轮到那样的下场?

    正想着,那边云千悦走了出来:“我找到了。”

    找到了!

    大家都有些兴奋地看了过来,新月本还想追问晚儿一些问题的,如今也顾不上了。新月也说不上来,他总觉得这个晚儿挺特殊的。他没有机会看到晚儿的那个妹妹。

    但是总觉得这对姐妹真的不简单。

    三姑娘是知道她们的不简单,还是机缘巧合偏将这两人送给了云千悦。

    如果是机缘巧合,将来三姑娘知道后,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而三姑娘身边的那些密卫估计更是要悔的肠子都青了。将这两个小丫头养大,还将他们身体给改造了,这无异于是送了一个大礼给云千悦啊。

    想到这里,新月猛然看向了晚儿。

    动静实在太大了,吓了所有人一跳。

    晚儿也蹙眉:“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新月很认真地问道:“他们不是为了你去死亡之地吧?”

    “啊?”晚儿一脸懵逼,“你这是什么意思?”

    死亡之地对她有什么用?

    新月眯着眼睛看着晚儿:“你真的不知道死亡之地有什么?”

    晚儿彻底糊涂了:“死亡之地有什么?”难道这人知道他们要找红景天了?不可能啊。

    看得出晚儿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新月竟然笑出声来了:“真是太有意思了!那你们到底去死亡之地做什么?传说死亡之地有最上乘的心法。而这心法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唯有密卫可以。只是因为密卫的身体都是由密卫人亲自调理的,唯有你们的身体能够承受住心法。”

    当真?

    这次大家都真的傻了眼了。

    云千悦有些兴奋地大声喊道:“师叔!”她本想说,师叔你是不是也能学?硬生生把后面的话都给吞了下去,但是眼睛却晶亮亮看着景昇,异常的激动。

    新月也糊涂了:“你这么兴奋做什么?”景昇又不是密卫,总觉得云千悦有些兴奋过度了。

    云千悦咳嗽了两声,赶紧调节了过来,连连摆手:“我这不是为了晚儿高兴吧。如果晚儿更强了,我和师叔不是帮手更厉害了么。本来我现在人手也不够啊。”

    听着到是想那么一回事儿。

    新月瘪了瘪嘴,可是他不相信啊!

    这几个人肯定还有秘密。

    景昇自然知道云千悦在高兴什么,走了过来,拍了拍她脑袋:“走吧,去看看!”

    云千悦连连点头:“走。”转而看向了晚儿:“晚儿,如何?”

    晚儿明白这是再问她瘴气的事情,笑眯眯从怀中掏出一瓶药水来:“用这个打湿手帕,我们用这个捂住口鼻,迅速朝着死亡之地闯进,没有问题的。”

    说着晚儿就给大家分了起来。

    “好,出发!”景昇再次抓起了自家小姑娘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