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 > 第808章 一首歌

第808章 一首歌

作者:淡月新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试婚365天:霍先生,违规了!最新章节!

    霍靳西和慕浅离开医院,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亮了。

    车子刚一停下,慕浅就看见了等在大门口的齐远,不由得看了霍靳西一眼,“你是不打算补觉休息了是吗?”

    霍靳西只是道:“有些事情,还是尽早查出来得好。”

    慕浅一听,就知道今天霍靳北这桩车祸,霍靳西其实并没有确切的把握推测究竟是谁做的。

    这件事发生得既突然又诡异,看样子的确要花一番工夫才能查到。

    霍靳西上楼冲了个凉,换了个衣服,很快就又离开了。

    时间再晚一点,慕浅照顾着两个孩子起了床,将霍祁然送去培训班,再回到家里时,就收到了霍靳北做完手术,暂时被送入重症室监察的消息。

    慕浅顺手将这个消息转发给了宋千星,意料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她和霍靳西这一晚上进进出出的,霍老爷子那头自然是瞒不住,于是慕浅将事情避重就轻地给霍老爷子说了一下,极力让霍老爷子情绪平静地听完这件事,这才放下心来。

    忙碌了一晚上加一个早上,慕浅才终于有时间躺一会儿,这一睡,却只过了两个小时,再睁开眼睛时,手机上第一显眼的仍旧是霍靳北的消息。

    看见霍靳北已经醒过来并且被转入普通病房,慕浅第一时间就想着去通知霍老爷子,没想到霍老爷子一早得到消息,已经出门去医院了。

    慕浅简单收拾了一下,也准备赶去医院的时候,手机却忽然接连响了好几声。

    慕浅手机上不同软件设置了不同的提醒声音,这会儿,却是好几个提醒声同时响起,几乎都是资讯和社交媒体软件的推送。

    这种情形着实有些罕见,慕浅抓起手机,一眼瞥见12:05这个时间,以及这个时间之下,数条一模一样的推送。

    各个软件的推送采取了极其统一的模式,没有花里胡哨的标题和言语,只有简单“一首歌”三个字,和一条链接。

    慕浅很快点进链接,很快,就有熟悉的旋律自扬声器内播放出来——

    那首耳熟能详的《月半小夜曲》,第一次以口琴演奏的形式出现在了她的手机里。

    以口琴演奏的这首歌她或许不熟悉,可是以口琴演奏的那个形式,她却实在是忘不了。

    叶惜刚刚回到桐城的时候,躲在怀安画堂躲着叶瑾帆,而叶瑾帆堵在门口的时候,不就是在怀安画堂门口吹起了口琴么?

    无声的监控里,她没办法知道叶瑾帆吹了什么,可是现在,她知道了。

    好一首如泣如诉,深情缠绵的《月半小夜曲》。

    而他选择投放推送的时间,还是12:05分,而叶惜的生日,正是12月5日。

    可是叶瑾帆为什么会突然在各大平台投放这首曲子?

    毫无疑问,他这首歌,只是给一个人听的。

    可是在此之前,他明明认定了叶惜是被人绑架的,那么这首歌,他是想要向她传达什么?

    是想告诉她不要担心,不要害怕,安心等待他的营救,抑或是别的什么?

    慕浅的疑问,很快就有了解答。

    下午时分,慕浅去医院探望过霍靳北之后,又去了怀安画堂。

    在画堂又听见无数次那首引发广泛猜测与讨论的口琴版《夜半小夜曲》之后,将这首歌设置为来电铃声的秘书敲开了她的房门,道:“霍太太,孟先生来了。”

    慕浅微微一顿,随即就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来到画堂公共空间,便看见了正在阶梯上参观画作的孟蔺笙。

    看见孟蔺笙身影的瞬间,慕浅心里就有一个答案一闪而过,虽然消逝得极快,可是慕浅却还是隐约感知到什么。

    “孟先生。”她喊了他一声,随后才走向他,“你好闲啊,居然又来我这里参观作品了。”

    听到她的声音,孟蔺笙微微一笑之后才回过头来,道:“你这个画堂的买手相当有水平,采购的画作都非常具有风格,我很喜欢。”

    “行,那我把他让给你了。”慕浅说,“以后你要看画,在自己家里看就行,犯不着特意跑这么远一趟不是?”

    孟蔺笙听了,隐约叹息了一声,道:“浅浅……”

    “说吧。”慕浅说,“我听着呢。”

    孟蔺笙又看了她片刻,终于开口道:“还用我说吗?你明明都已经看到猜到了。”

    慕浅不由得闭了闭眼睛,随后道:“所以,叶瑾帆真的知道了叶惜是主动想要逃离他,所以用这样的方法试图挽回她?”

    孟蔺笙点了点头。

    “你告诉他的?”慕浅又问。

    孟蔺笙顿了顿,缓缓道:“棠棠。”

    慕浅听了,忽然笑了一声,道:“陆棠告诉他的,跟你告诉他的,有区别吗?”

    孟蔺笙倚在楼梯的扶栏上看着她,道:“你也知道棠棠有多容易被叶瑾帆洗脑,她一直缠着我,想要打听出叶惜的下落——”

    “所以,你就顺水推舟告诉她,顺便,让她去告诉叶瑾帆?”慕浅问。

    孟蔺笙听了,笑道:“我原本想说,我是被她缠得没有办法了,一时口疏,说漏了嘴。”

    “孟先生可不是这么不坦荡的人。”慕浅说。

    孟蔺笙又笑了一声,随后才道:“嗯,我确实是故意的。”

    “这招很高明啊。”慕浅说,“起初,让叶瑾帆以为他最在乎的女人是被人绑架的,然后再告诉他,其实是那个女人主动想要离开他的——这一通折腾下来,但凡心理承受能力弱一点,只怕都会崩溃吧?”

    孟蔺笙说:“那你觉得,叶瑾帆的心理承受能力怎么样?”

    慕浅轻轻笑了一声,道:“我不知道。”

    “嗯?”

    “人心难猜度啊。”慕浅说,“这么费劲的事情,我才懒得做呢,毕竟一孕傻三年不是?我现在脑子不怎么好使……不过孟先生这一招倒真是很漂亮,我是服气的。”

    “这可不像是夸奖。”孟蔺笙说。

    “这是夸奖。”慕浅看着他,开口道,“我虽然没办法参与其中,但是看得也痛快。干得漂亮,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