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1211章 院里院外

第1211章 院里院外

作者:风行水云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大魔王娇养指南最新章节!

    前头这位毕竟是天狼谷未来的姑爷,这面子总是要卖的嘛。

    端方问燕三郎:“怎么出去?”

    少年摇头:“大伙儿身上的物件都不见了,这里必然不是现世!”

    有个天狼谷弟子喝问:“你敢劫掠白师姐,跟我们出去受审!”

    “那也得出得去。”燕三郎并不动怒,“你们常来四凤镇,识得这条路么?”

    天狼谷弟子都不吭声了,面露不豫。

    终于有人道:“初进时还认得,越走越是陌生。”

    这名天狼谷弟子又补充一句:“我就是四凤镇人,在这里从小玩到大!”

    “无论如何,先出去再说!”端方问燕三郎,“哪个方向?”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有脚步声响起。

    杂而凌乱,一听就知道人多。

    在巷子里穿行的,除了这几路人马之外就只有……

    端方的脸色变了。

    果然,黑暗里踱出十余人,正是他的冤家到了:

    铁太傅扶着颜烈,后者在夜色中的神情阴森:“哪里跑?”

    他盯着端方的眼里写满仇恨。这一刻多钟的追捕让他的怒气不降反升,如同火上浇油。

    端方疾声道:“这地方太诡异,先出去再动手!”

    这时候还想着讨价还价么?颜烈无动于衷。

    “燕时初!”他咧嘴一笑,如同夜枭,“还不动手?”

    千岁气得想骂人,这时候要是有修为,她想亲手把颜烈大卸八块!

    与此同时,颜烈也挥了挥手,身后精锐倾巢而出,向着端方冲去。

    混战开始!

    燕三郎就站在两伙人正中,首当其冲成了靶子。

    有人一指他脑门儿,大喝一声:“打死这厮!”

    双宗弟子黑着脸奔来,优先冲燕三郎挥起拳头。早看这厮有问题,既然跟前面这帮人是一伙儿的,那就要先下手为强!

    打不打?千岁转头去看燕三郎,哪知他却反手抓着自己猛然退步,一下子跨进民宅里,赶在对方的拳头砸过来之前,“咣当”一声反手关上了门!

    他还没忘落闩。

    这就是不打喽?虽然时局紧张,千岁还是忍不住笑了。

    臭小子化解危机的方式,从来都出人意表啊。

    木门砰砰响了两声,就安稳了。他俩既然主动退出战场,双宗那一方的弟子也不会非揪住他们不可,毕竟大敌是颜烈等人。

    外头传来了打斗的声响,咒骂声、痛呼声,以及拳拳到肉的声音不绝于耳。

    燕三郎听了一小会儿即道:“颜烈占上风。”

    千岁还维持着扒门的姿势,闻言点了点头。拢沙宗和天狼谷门下虽然也会拳脚功夫,但平时都以修行法诀、调息内养为主,像他这样精练体术的少之又少;反观颜烈身边都是千里挑一的精锐,铁太傅更是沙场之中杀人的老手,即便年事已高,技艺却没有丢失。

    更重要的是,颜烈占了人数上的优势。

    不久,他们就听见了第一声惨叫。

    那声音里充满了惊恐和痛苦,只有长长一声。

    “有人死了。”千岁小声道,“赌十两金子,死的是端方这一边的人。”

    “不赌。”燕三郎也是这么认为的,“颜烈要杀的并不仅仅是个端方。现场这些门徒,他全要灭口。”

    迫于国内的暴乱起义,颜烈进四凤镇之前,宣国和拢沙宗关系又恢复到空前紧密的状态。现在他追杀端方却有这么多目击者,倘不除个干净,日后两大势力关系危矣。

    好在追进暗巷的拢沙宗子弟不多,副宗主万东阳也没跟来,只要一一灭口,颜烈就能修正这个大麻烦。

    总之,端方必须死,其他得陪葬。

    很快,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小,仿佛打生打死的两伙人正在远离。

    如果一伙儿逃,一伙儿追,离这儿越来越远倒不奇怪。

    “这栋宅子是怎么回事?”千岁敲了敲门板,“第一次推门进来还什么都没有,现在怎么屋舍俨然?”

    她转头,看见的景象和普通平民小院并没什么不同。

    平凡到让人提不起兴致去游走一遍。

    角落的植物长满尖刺,他们没有靠近。燕三郎走到杏树边,伸手拍了拍树干,而后从杂物堆中拣了把卷刃的斧头,一下砍在树上。

    “笃”,树干上出现一道白痕。

    燕三郎抚了抚,发现刀口毛糙,深半寸:“这是真的。”

    这手感和真树一模一样。或者说,这就是真树。“不像是幻术。”

    他们先前和蜃妖打过交道,知道蜃妖幻出来的场景经不起敲打,会消失不见。

    这里却是截然不同。

    “幻术可不会把我的愿力和法器变没!”千岁哼哼,很是不爽,“幕后人一直想着借刀杀人呢!”

    暗巷变得像迷宫,他们、颜烈、端方,三伙人进来之后仿佛遭遇了鬼打墙,在里面团团乱转也出不去。

    更离谱的是,他们最后居然相遇了,就在同一地点。

    说这不是有人刻意布局,她才不信哩。

    阿修罗仔细观察小院:“我总觉得有人暗中窥探。哪怕此刻也是。”

    这院子里就他们两人,可是被窥探的感觉挥之不去。

    “问题是,幕后这人想对付的是谁?”燕三郎缓缓道,“颜烈、端方,还是我们?”

    “搞不好想一锅端了。”千岁笑了笑,“我们一直没找见那个幽魂的下落。”

    燕三郎和她所见略同,都觉这是幽魂捣的鬼。

    “方才有人指着我,直喊‘打死’。”他仔细回想,“这人有些不对劲儿。”

    “那是天狼谷的弟子吧?”千岁也记得那人着天狼谷服饰,矮个子、中等身材,年龄最多就是二十出头。“又不是拢沙宗,跟你无缘无仇,为什么一上来就喊杀?”

    无论拢沙宗还是天狼谷都注重门规森严,如果燕三郎真是劫犯,门人也得想法子将他擒下审问,怎么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弄死他?

    只是方才颜烈、端方两边已经开打,众人都是热血上头,这人一煽动,友军自然想也不想,冲着燕三郎就来了。

    事实上,援护端方才是他们的第一要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