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龙邪尊 > 第164章 母女的隔阂【第4更】

第164章 母女的隔阂【第4更】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天龙邪尊最新章节!

    这一感应,白羽素立刻显出了惊喜之色。

    “《火灵九变》第二层了?”

    “也就是说,女儿不仅非常清白,反而还有了巨大的蜕变!”

    她心中大喜,那份担忧立刻消失了。

    周衍,渡不渡劫,凝练金丹与否有什么关系?

    这种身上蕴含道伤和魂殇的存在,又在火魔洞窟里,也就半年左右就必定会死!

    所以,她已经不再在意了——只要不让女儿再随意跑出去,哪怕是周衍被女儿暗恋了,或者是周衍施展某些心机手段俘获了女儿的芳心,也无所谓。

    “母亲,这次,我真的是九死一生,若非是那周衍,唉,母亲就真的见不到女儿了。”

    白依灵沉默了半响,才忽然叹了一声。

    听到她叹息,白羽素也有些发怔——女儿,好像忽然就长大了。

    竟然,还会叹气了?!

    女儿,也有心事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羽素也有些急,女儿虽然安全了,但想到女儿说的九死一生,再加上女儿一脸俏脸含春的模样儿,白羽素也有些忐忑。

    即便女儿是清白的,那要是被猥|亵了什么的,那也足以让她狂怒啊!

    “唉,这次,我不是遭遇到了火魔杀阵的狂乱吗?我第一次逃跑,传送的距离不远,避开了凶险的同时,却也遭遇到了火魔猿的攻击。

    我慌不择路,却恰好遇到了姜银雪宫主、姜雨霜和云铭秀。

    但,很快又出现了致命的凶险,然后,姜银雪想要夺取我的传送阵盘。

    我一见她明显是要杀人夺宝,又想到母亲的嘱托,我就立刻逃跑了。

    但这一次,我传送到一处碧水寒潭里了……”

    “碧水寒潭?火魔洞窟的碧水寒潭?”

    这时候,便是白羽素,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啊,然后寒意瞬间入侵,女儿的意识都彻底黑暗了——那会儿,女儿都以为自己死了。”

    “然后呢?”

    “然后,女儿醒了的时候,已经被周衍救了。”

    “你,你没吃亏吧?”

    “没,当时……当时虽然衣服残破了,但并,并没有暴露什么。”

    白依灵撒谎了。

    她不想母亲知道周衍看光了她的身体、甚至于连她的隐私都给看光了的事情。

    “那,那就好——对了,那周衍没非礼你吧?”

    白羽素紧张了起来。

    “不会的,怎么会呢?他……母亲你没见过他,不知道,他真的很……很……”

    很怎么样,白依灵甚至于说不出来。

    白羽素安定了几分。

    女儿信誓旦旦的说,她还是信的。

    尽管,白依灵有些地方吞吞吐吐,也有些羞涩,但如果是衣服有些残破,多少会有些春光外露,女儿不好意思,倒是也正常。

    白羽素哪里知道,她女儿被周衍看得精光?

    “总而言之,他真的很冷,也很孤独,很……悲观,绝望。”

    “哦?”

    “他救我,受伤很重,都吐血了。而且,他将我掉落的火灵天魂珠还给我了。”

    “他出身虽不凡,但只是小地方长大的,没眼力没见识,不知这种顶级魂器也正常。”

    “不,他知道,他告诉我,这顶级的魂器,得收好,不要随意拿出来。”

    “……”

    “还有,他说他杀死了姜银雪宫主,然后给我疗伤的极品造化丹,来自于姜银雪。还有,女儿身上的风灵避尘甲,这是顶级的天器战甲,也是他送的——毕竟,我衣服都有些破了。”

    白依灵立刻为周衍正名。

    白羽素若有所思,仔细感应了白依灵的《火灵九变》天赋,道:“他这是攻心手段,让你爱上他。然后他好夺取你的清白之身,获取你的《火灵九变》功法!”

    白依灵闻言,瞪大了眼睛,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白羽素。

    这样的眼神,让白羽素的芳心都为之一颤,生出强烈的刺痛感。

    这种眼神……

    “母亲,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你当女儿愚蠢如猪吗?你知道周衍为女儿付出了多少吗?你知道,火魔杀阵之中的狂暴杀阵凶险,有多少次是他舍身挡死为女儿扛下的吗?

    女儿不指望母亲您感激他,您怎能这么想?

    他若是有想法,他早就对女儿下手了,女儿还能活到现在?”

    白依灵甚至于哭喊了起来。

    如此大呼小叫,这在以往,是绝不会出现在白依灵身上的。

    但此时,白羽素呆了呆,只觉得,那一刻母女间,已经有些隔阂。

    “无论这小杂种有什么目的,只要眼下我女儿没事,我都可以不计较!”

    “周衍,别让我知道你真的别有居心,不然,我白羽素,绝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莫非,都当我火灵宫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

    白羽素心中不痛快,却只能服软,柔声道:“好了,母亲这也只是防范于未然,也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母亲错了,好灵儿原谅母亲吧。”

    “母亲,我知道您甚至于会想,肯定是《火灵九变》涅槃了一次,所以一旦采补什么的,效果不好,对吗?

    您这么想,女儿可以理解,但,您一定没有见过周衍的眼神,一定没有感受到他在必死状态之中的那种对于‘孩子’的守护执念。”

    白依灵眼神平静,目光却很悠远。

    这样的眼神,再次的让白羽素有极大的触动。

    女儿成长太快了!

    好像,去了一次火魔洞窟,女儿已经脱胎换骨。

    从一个少女,变得格外的成熟了起来。

    白羽素心中喜悦,但又有着难以言喻的担忧。

    “唉,女儿最开始也有些疑惑,一个绝望、将死之人,心应该是彻底麻木的,根本不会为任何事情而心动,却为何会救我?我白依灵莫非哪里还有吸引他的地方?

    但,当他讲述出一个故事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所言都是真的。”

    白依灵沉默了片刻,道。

    “什么故事?”

    “一个梦境故事。”

    “梦境故事?能给母亲讲讲吗?”

    白羽素觉得这其中有问题。

    她想要戳穿周衍的阴谋——因为,她本能的觉得,女儿很可能是被攻心了。

    尽管,她其实并不认为周衍有攻心她女儿的能力。

    “你放心,母亲绝不会说给任何人知道,母亲,只是想和灵儿你一起,拥有一点儿小秘密罢了。”

    白羽素讨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