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都兵王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丢尽了脸面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丢尽了脸面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龙都兵王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丢尽了脸面

    这话说得都是实在话,杨辰听着并没有戳破。

    淡淡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景炎,犹豫了再三开口说道。

    “从今天晚上开始,你跟着我一起,虽然你这三年因为暗伤的原因停止了修炼,但并没有多大问题,应该很快就能赶上来。”

    轻飘飘的一句话,好似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是非常简单一样。

    若是让其他人听了,恐怕是要好好的嘲笑一番。

    可这是站在他面前的杨辰说得,原本心里如同灰墨一般的景炎此刻就像是找到了重新的希望一般。

    那双充满着渴求和崇敬的双眼眼巴巴地盯着杨辰,眼底流露着说不出来的感激。

    王都,玄苍阁外小巷。

    一道急速的风划过,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两道人影直朔朔的站在了那道小巷的地面上。

    两个人同样的处境都是狼狈不堪,但很显然,那个身着着深色服饰的人情况有些严重。

    他的右肩处还插着一把长剑,鲜血顺着那剑一个劲儿的往外流着。

    周围的衣服都被血色氤氲开来,比之前的颜色更加深了。

    而在他左手边拉着的那个人,正是刚刚在烟雾之中消失了的司小公子。

    刚刚站稳身形就脱离了自己旁边人的控制,那双充满着不屑和恼怒的双目紧紧的落在了面前狼狈不堪的那个人身上。

    “还什么护卫之一?你在还能把本公子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今天可是面子里子都丢尽了,你让我今天起怎么在王都做人。”

    司小公子的目光根本就没有停留在面前人的伤势上,脸上的神色抓狂地紧。

    就好像刚才遭受到了什么奇耻大辱一样。

    “真是给我们司家丢尽了脸,回去我就向父亲禀告撤了你。”

    在原地急得团团转的司小公子脑子里边一直回旋的就是景炎侮辱自己的场景。

    刚才若不是这个家伙灵机一动,把自己给救出来,恐怕自己已经成为了剑下亡魂。

    因为自己身上受伤的原因,司程的气都有些喘不匀。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极力叫嚣着的司小公子,直接想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

    可无奈的是身份的差别,只能咬着牙隐忍了下来。

    懒得再搭理站在那里叫嚣着的司小公子,司程将自己的目光移到了玄苍阁那边。

    经过刚才的打斗,司程已经深深的感觉到了杨辰的恐怖。

    最开始他与自己的一招制敌还以为只是侥幸,如今看来,自己能够完完整整地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

    “你要是在这里再胡说八道,里边的人追出来,你可就逃不了了,我的这个东西谁能用一次。”

    冷冷地警告声在司小公子的耳边响了起来。

    嘴中仍旧在碎碎念叨的他,浑身不由得打了一个机灵。

    看着司程那恐怖的模样,十分自觉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那我们两个快离开这里吧,万一他们一会儿两个人出来撞见我们,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刚才还扯着喉咙叫骂着司程的司小公子,此时的脸色变得极快。

    斟酌了许久,迅速缩着脑袋藏在了司程的背后,主动的寻求着庇佑。

    而司程看到这幅德行的司小公子嘴角不由得显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看吧!他整日里跟得就是这种人了,欺软怕硬。

    见过这幅德行,已经很多了的司程懒得再计较,现在他脑子里边唯一想的就是尽快回去,给自己的几个兄弟通风报信。

    如若不然,只能闷头吃大亏。

    就这样,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迅速消失在了小巷之中。

    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久之后,一道人影从他们的背后暗影走了出来,随后纵身一跃,消失在了那里。

    王都,军师府邸。

    “铛铛铛……”

    军师的书房被别人从外边敲响,随后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里边的情况赫然映入眼帘,古风古味装修极尽奢华,一个看上去十分慵懒的男子此时正经躺在不远处的坐榻之上。

    两只眼睛都会眯着,看上去格外的舒服,而就在他旁边的地方有一只格外慵懒的黑猫,一个劲儿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猫头使劲儿的蹭着旁边的人,极尽地讨好着。

    还时不时的发出两声特别奶的叫声,似乎是门口进来的人惊动了它,双脚一起跳,直接翻到了榻上男子里侧的位置。

    就在这时,紧闭着双眼的男子缓缓睁开了眼睛,陈记幽深的目光朝着进门的那个人看了过去。

    “什么事?”

    清冷淡漠语气之中总有种邪性的感觉,那双充满着戏谑的眸子朝着面前的人打量了过去。

    “玄苍阁那边炎世子和他的那位朋友好像把司家的人给得罪了,属下刚才在外边看到司家的司程和司小公子满身是伤的跑了出去。”

    这番交代的话一说出口,榻上的人没有一点的动作,站在那里的那位收敛了自己略微有些抽搐的嘴角,继续交代着。

    “另外好像有消息说晴儿公主就在里边。”

    “晴儿不是在宫里怎么突然之间去了玄苍阁。”

    躺在那里的人听到这句话,突然之间站了起来,床榻上的那只猫也被惊动了,直接站在了地上。

    “宫里的人说她一大早就不见了。”

    察觉到自己面前男子浑身散发出来的怒意,汇报的人瑟瑟发抖,但还是硬撑着胆子面对着他。

    “既然早知道为什么不提前说!”

    盛怒的一声爆吼,让整个房子都不由得震了一震,甚是惶恐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军师,一时之间竟然成了哑巴,说不出来一句话。

    “罢了,罢了……他在那里,晴儿应该没事,”随后一个人站在那里轻声地喃喃自语着,“下次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跟我汇报,要是再出了什么纰漏我一个不放过你。”

    被面前人的威吓声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一个劲儿的点头。

    “不过这家伙还真是不安稳,才刚刚回来,就开始招惹了司家的人,就不怕三年前的事情重演。”

    满是抱怨的声音,却听不出一点的怒意,可是语气当中那熟稔的意味,让一旁汇报的人惊掉了下巴。

    什么时候见过军师这样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