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龙卫 > 第3868章 共进退!

第3868章 共进退!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神级龙卫 !

    目睹这一切的灵山佛门修士震撼的无以复加。

    “阿弥陀佛!”

    神秀双手合十,携众多佛门弟子念起了往生咒,也算是为这些死去的归顺派修士超度。

    解决完这些归顺派大军后,玉罗刹在大肆收捡战利品,捞了个盆满钵满。

    沈浪飞身来到了神秀身前,两人神色激动的攀谈起来。

    “神秀多谢沈兄解围。”神秀连连道谢,面露感激之色。  沈浪汗颜道:“不要谢我,大哥或许是在给你帮倒忙。这次杀了严崇虎,剿灭了一大批归顺派大军,势必会激怒那什么霸刀圣使。一旦那个罗天上仙兴师动众来灵山复

    仇,灵山可就麻烦大了!”

    说到这里,沈浪心中稍稍有些后悔。  自己刚才还是太冲动了,为了斩草除根一下子把三圣教圣使的儿子给杀了。即便没有人通风报信,那霸刀圣使迟早也会知道自己儿子死了,到时候肯定会来灵山找麻

    烦。

    沈浪后知后觉,这才觉得的举动相当于害了神秀。  神秀摇头道:“沈兄不必多虑,其实三圣教的那位霸刀圣使早就迫不及待的想攻下灵山了,主要是因为他最近身负重伤,不好直接动手,所以才派严崇虎带领归顺派大

    军前来灵山威逼劝降,顺便打探情报。哪怕对方没有这次行动,估计也会很快进攻灵山。”

    “那严崇虎作恶成性,杀人如麻,沈兄的举动算是为天木仙域除了一大害,无需自责!”神秀双手合十,补充了一句。

    沈浪一脸惭愧的笑了笑,随即问道:“义弟,不知灵山局势如何?”

    他和玉罗刹在来灵山之前,就向灵山本土的几名修士稍稍了解了一下近况,得知玄机大师身负重伤的消息,大概也能分析出灵山情况不妙。

    神秀长叹一口气,沉声道:“说来话长……沈兄,灵山现在的局势十分复杂,小弟并不建议沈兄滞留在灵山,最好是现在就走!”

    神秀主要是担心霸刀圣使找上门来,会令沈浪陷入危险之中。

    “义弟,严崇虎既然是我杀的,我自然会主动担责!在那霸刀圣使来临之前,我与义弟你共进退。”沈浪郑重其事的说道。

    “可是……”神秀皱了皱眉。

    沈浪摇头道:“义弟不要拒绝,大哥我并非没有办法对付罗天上仙,应该能帮上你忙。”

    万一到时候真走投无路,沈浪还能放出炼妖壶中封印的九灵元圣意志之力相助,或许能助灵山渡过这场危机。

    神秀怔了一下,有办法对付罗天上仙?

    如果这句话出自他人之口,神秀万万不敢相信,但说出这句话的人是沈浪,神秀深信不疑,他知道沈浪绝不是那种信口开河之辈。

    “沈兄,你本可以不趟这滩浑水的……”

    神秀眉头紧锁,似乎还是想劝沈浪离开。  沈浪沉声说道:“兄弟之间,本就应该相互扶持,义弟不必再劝了。当下之重,乃是如何对抗那霸道圣使,以及不知何时会攻过来的三圣教大军,你我得好好商议才是

    !”

    神秀自知劝不动沈浪,表情颇为无奈,道:“沈兄且随神秀进入灵山再叙。”

    “好!”

    沈浪点了点头。

    神秀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玉牌,往玉牌中灌注混沌灵力。

    玉牌射出一道金光,将灵山的护山大阵撕开一条豁口。

    随后,神秀领着沈浪和玉罗刹进入了灵山。

    灵山占地不大,只连绵万里,但山中的混沌灵气如实质般浓郁,大片的金色云彩飘荡在灵山上空与山腹间,这些金色云彩乃是由密集的混沌灵气凝聚而成。

    深吸一口,便让人心旷神怡。

    灵山之中虽无造型华丽的建筑,但整个山脉中充斥着一股十分独特的气氛,给人一种宁静祥和之感,庄严肃穆。  新雷音寺设立在灵山主峰山巅,山巅与天穹交接处,降下一道神秘而绚丽的七色佛光,犹如佛祖背后的光环,那温润的祥和的光芒,仿佛能洗净自身尘泥,洗涤神魂

    ,让人有种忘却杂念的空灵之感。

    沈浪还是头一次有如此奇妙的体会,这灵山不愧是真仙界极负盛名的佛门圣地。

    佛门修士置身于这种环境下,的确对修行大有益处。

    据说灵山中的所有建筑在灭世之战时被毁,如今的各处建筑,都是后来重建的,包括那主峰峰顶的新雷音寺。

    佛门中人并不讲究排场和等级制度,寺中有不少阁楼宫殿等建筑,这些皆是灵山佛门弟子们的清修之地。

    神秀吩咐众弟子继续镇守灵山各地,随即领着沈浪和玉罗刹来到了雷音寺正中央的大雄宝殿内,布下了一层隔音和隔绝神识探查的禁制。

    空荡荡的大雄宝殿,只有神秀,沈浪和玉罗刹三人。

    “这位姑娘是?”神秀目光转向玉罗刹。

    玉罗刹抱了抱拳,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本姑娘名叫玉罗刹,是沈浪的道……”

    “侣”字还没说完,沈浪一手将玉罗刹的小嘴堵住,接口道:“她算是我的重要朋友,是自己人,义弟不必顾虑。”

    “哼,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本姑娘不过是你的工具人而已。”

    玉罗刹甩开沈浪的手,闷闷不得的冷哼道,俏脸写满了幽怨之色。

    神秀见玉罗刹和沈浪似乎关系匪浅,心中也不再顾虑。

    “义弟,我们不用先去面见玄机大师吗?”沈浪忍不住问道。

    神秀微微摇头:“我师尊前些日子在与霸刀圣使的战斗中身负重伤,现在还在后山的‘化灵池’中疗伤,暂时不便见人。”

    “不知玄机大师伤势怎样?要不要紧?”沈浪追问道。  神秀默默叹气,道:“师尊的法力虽远胜于三圣教的那位霸刀圣使,但奈何自身早已处于‘天人五衰’的状态,寿元将尽,所以在之前的战斗中吃了大亏,导致神魂严重

    受损!我也不知他老人家还能不能恢复过来。”

    这话一出,沈浪面色一沉。

    看来情况确实有些不妙。  “距离三圣教声称攻占天木仙域的时间,还剩下二十多年。为何三圣教会提前派圣使攻打灵山?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沈浪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