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龙卫 > 第3790章 重回花果山

第3790章 重回花果山

笔趣阁 www.gz5.cc,最快更新神级龙卫 !

    绝尘老祖和邀月圣女对视了一眼,缓缓道:“七星山已经覆灭,老夫和小女暂无去处。如果降纭宫的诸位不嫌弃,老夫愿携小女临时加入降纭宫,共同反抗归顺派和三圣教

    !”

    这话一出,夏灵儿和夏珊儿面面厮觑。

    夏灵儿坦然道:“有绝尘道友和邀月姑娘两位高手加入,降纭宫自是如虎添翼。不过我们降纭宫接下来的行动,可能与两位道友想象的不一样。”

    “不知降纭宫接下来要如何行动?”绝尘老祖问道。

    “还是让我来解释吧。”

    沈浪插了一嘴,告诉了绝尘老祖和邀月圣女,自己准备将一部分天木仙域的势力转移到花果山独立空间,等人员齐聚后,再商议下一步的对策。

    “天木仙域这场灾祸非同小可,战争派继续这么争斗下去,也是徒增伤亡,溅不起水花。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只能另想办法,看看能够闯出一条活路。”

    “在这之前,降纭宫会先去花果山暂避。我大哥白猿王乃是罗天上仙,待在花果山暂时会比较安全。”

    沈浪直截了当的说道。

    绝尘老祖赞同道:“沈道友所言句句在理,老夫和小女愿意跟随降纭宫一起行动,日后倘若组成联盟大军,也愿意听从沈道友的指挥。”

    邀月圣女微微点头,没有异议。

    “好,既如此,那两位就先随沈某去花果山吧,我们即刻启程!”

    话音一落,沈浪放出飞行仙宝流云幛。

    四人坐上了流云幛浮动的白色云团之中,沈浪操控流云幛,全速朝着东胜神洲东部穿行而去。

    流云幛这件开光级飞行仙宝只需消耗中品仙灵石,就能自动飞行,十分方便。

    沈浪在云幛中为了夏灵儿和夏珊儿疗伤,往两女体内的打入部分琉璃天光。

    顺便也替邀月圣女和绝尘老祖治疗了一番。

    七日后,沈浪抵达了花果山。

    花果山内弥漫着九昧真火,沈浪先将众人一起收进了云海图内。

    做完这些事之后,沈浪背着云海图卷轴,施展不动金身诀,飞进了花果山中。

    花果山独立空间的入口,依旧在火山中央的熔浆湖内。  但沈浪到达了熔浆湖内发现了一丝异常,传送阵的入口居然被施加了一道强力封印,形如一道绿色光幕,将整个传送阵包裹了起来,外部还有一层颇为高明的隐匿禁

    制。

    沈浪感知了一下这封印的能量气息,似乎是绿袍老祖布下的!

    先前,绿袍老祖逃出花果山独立空间后,害怕白猿王会追过来,便在传送阵的入口处布下了强力的封印。

    花果山独立空间的入口也是空间通道出口,一旦被封印堵住,从内部将很难打开封印出来。

    “寂灭魔光!”

    沈浪施展起圣魔眼的破禁神通,眉心处的圣魔眼喷吐出绚丽的紫金色光柱,射向传送阵入口处的封印。

    废了好一番功夫,沈浪总算是靠着圣魔眼的破禁神通破开了封印,并借传送阵进入了花果山的独立空间内。

    ……

    “嗖!”

    沈浪只感觉眼前白光一闪,他再度进入了花果山独立空间内,脚下是一座古老的传送阵,四周有着大量花果山修士把守。

    觉察到传送阵的动静,附近所有的守卫纷纷围上前,一探究竟。

    “沈副统帅!”

    “沈副统帅,您回来了!”

    “拜见副统帅!”

    见传送过来的修士竟是沈浪,所有守卫纷纷躬身行起了大礼,面露崇拜之色。

    如今,沈浪在花果山的地位,算是仅次于猿王,早已成为了传说。

    “诸位不必多礼!猿王何在?我有要事找他!”

    沈浪赶忙说道。

    “回副统帅,猿王最近和族内部分长老一直镇守在圣坛附近,副统帅去往圣坛,应该能见到猿王。”其中一名守卫抢先回答道。

    “好!”

    沈浪点头应了一声后,便徒步朝着西部边陲的圣坛方向穿行而去。

    数个时辰后,沈浪抵达了圣坛。

    只见圣坛外,临时搭起了大量的石屋帐篷,周边也有大量守卫巡逻,戒备森严。

    沈浪在营地中央的一座大型石屋内,见到了白猿王。

    猿王见到沈浪后,又惊又喜,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上前拍了拍沈浪的肩膀:“贤弟,看见你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大哥就放心了!”

    见猿王露出这种表情,沈浪心中基本能猜到个七七八八,但还是问道:“大哥,还是你先说吧,你这边出什么情况?”

    猿王将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大概十几天之前,镇守在圣坛这边的守卫被击晕打伤,其中一名守卫擅自违反规矩,通过圣坛传送通道离开了花果山。”  “自从这件事发生之后,花果山的传送通道就失灵了,似乎被外界的某种封印禁制给堵住了一样,本王用尽办法也无法通过圣坛的传送通道离开。照理来说,不应该会

    发生这种事,本王便有些担心逃出去的那名修士的身份,最好不要跟绿袍老祖扯上什么关系!”

    虽然当初的绿袍老祖已经自爆身亡,但猿王一直有些惴惴不安,十分担心逃走的修士可能是绿袍老祖伪装的。

    沈浪苦笑道:“大哥的担忧是对的,逃出那名修士就是绿袍老祖!小弟我前些日子已经跟他交过手了。”

    “什么!逃出去的修士真的是绿袍老祖?”猿王双目睁得滚圆,惊呼问道。

    沈浪将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猿王。

    “妈的,那绿袍老狗竟如此阴魂不散,还妄想加害贤弟你,真tm恶心卑劣!”猿王左拳将身前的玉椅捶成了粉碎,眼中充斥怒火。

    “大哥不必动怒,那绿袍老祖实力大减,已经被小弟击退,只可惜没能取他性命。”  “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绿袍老祖加入了三圣教,还摇身一变成了天木仙域的分教主,花果山独立空间的秘密肯定是藏不住了。以绿袍老祖那眦睚必报的性格,肯定也

    不想放过大哥你,若三圣教占领了天木仙域,恐怕花果山的独立空间也要遭殃!”  沈浪皱眉说道。